芡實網
當前位置:首頁 > 酷訊

中國紀檢監察報-百姓出行“說走就走” 湖州人才人事網

2019-01-10  中國 紀檢監察 百姓 出行 說走就走 

“各種喊叫,各種擁擠,各種踩踏,有從門口擠進來的,有從窗戶爬進來的。大冬天,車廂里竟然越來越熱,每個人都成了別人的暖氣裝置。列車到站了,赫然發現站臺上人山人海,而車廂里已被擠得水泄不通,車門根本無法打開……”這是上世紀八九十年代人們不堪回首的春運場景。

在與出行有關的經歷里,春運無疑是幾代中國人記憶最深的。作為人類最大規模的周期性遷徙,曾經“一票難求”的春運是大多數中國人的“心頭之痛”。

改革開放40年來,我國高速公路從零起步到13.6萬公里,高鐵里程從無到有再到2.5萬公里,民用機場從78個到229個……伴隨著交通基礎設施建設翻天覆地的變化,百姓出行一直迭代升級,“說走就走”的旅行正在上演。2017年,全國旅客運輸量達到184.86億人次。其中鐵路旅客周轉量、公路客貨運輸量均居世界第一,民航運輸旅客量居世界第二。今日中國,已經成為世界上運輸最繁忙的國家之一。

從出行難到零距離換乘——

綜合交通持續轉型升級

今年9月1日,南昌鐵路局客運段值班員利鴻偉迎來了他工作生涯的最后一站。“從最早時速不足40公里的蒸汽機車,到80公里內燃機車、120公里電力機車,再到如今時速350公里高鐵動車組,出行目的地變得越來越‘近\’了。”利鴻偉說,以前從南昌到長沙要跑一天,現在只要一個半小時。

回望40年前,是改革開放開啟了城鄉之間、區域之間人口流動的大門。在改革開放伊始的1979年,有1億人次踏上春運歸途。1994年春運旅客發送量突破10億人次,2006年達到20億人次。今年春運,全國旅客發送量達29.7億人次。

40年間,春運規模擴大了近30倍,變化也體現在方方面面——“綠皮車”變成了高鐵,人工檢票變成了刷臉進站,大包小包變成了輕裝簡從,就連曾經火爆的售票窗口,都逐漸被“12306”網上訂票取代。“很多人來售票口不是為了購票,而是為了退票或改簽。”北京西站黨委書記宋建國說,各大火車站售票廳的窗口早已不見“排隊長龍”。

正如當年外出務工潮帶來了大規模春運,如今便捷的交通也刺激了人們更多頻次的出行。“有錢沒錢,回家過年”不再一成不變,人們的團圓方式更加多元。北方人南下“取暖”、南方人北上“貓冬”,找子女過年甚至全家旅游過年的家庭越來越多。

40年春運,是人們出行方式隨時代變遷的縮影。故鄉和他鄉之間的滾滾人流,交織出一個轉型期的中國。這種轉型升級,也在交通出行的各個領域不斷上演。

從甘肅省肅南裕固族自治縣到首都北京,全程接近2000公里。作為裕固族唯一的全國政協委員,賀穎春參加全國兩會一路需要坐大巴、乘火車、換飛機。

近幾年,賀穎春發現這一趟“綜合交通之旅”耗時越來越短,路越走越暢。2014年底,蘭新高速鐵路建成通車,將百公里外的肅南縣帶入了“1小時高鐵交通圈”。坐上大巴到張掖西火車站,換乘蘭新高鐵到蘭州,再從蘭州坐飛機到北京,賀穎春僅用不到10小時。而在過去,從張掖坐普快列車到北京要花上30個小時。

隨著綜合交通樞紐布局逐步完善,開放式、立體化綜合客運樞紐如雨后春筍涌現,將公路、鐵路、民航等多種運輸方式有效銜接為一體,加快了運輸服務一體化進程。

曾經需要多次買票、換乘多種交通工具的旅客,如今只要輸入起始點和終止點,一張票就能通行。2016年1月,交通運輸部開展了首批旅客聯程運輸服務試點,重點推出線上一體化售票、空鐵聯運、公鐵聯運、空巴聯運、定制式聯程等五大聯程運輸服務,自動為旅客銜接好不同的運輸方式。

路通百業興、民富客運忙。1978年,我國全社會客運總量僅25.4億人次,客運周轉量1743億人公里,而這兩個數字在2017年年底變成了184.86億人次、32812億人公里。

從自行車代步到共享出行——

城市交通日新月異

改革開放之初,人們夢寐以求的“私家車”是自行車。上世紀80年代初,與手表、縫紉機并稱“三大件”的自行車,仍是新人結婚的“標配”。

“代步、馱人、運貨,自行車都能做。能有一輛‘永久\’或‘鳳凰\’,不亞于現在的奔馳寶馬!”家住江蘇省沭陽縣的孫玉春騎了40多年自行車,既見證了八九十年代的“自行車王國”時代,也經歷了自行車的衰落和摩托車、電動車的相繼崛起。

憑著這份熱愛,孫玉春成了縣里自行車運動協會的資深會員。令他意想不到的是,逐漸轉向小眾騎行運動的自行車,居然在近兩年以共享單車的形式煥發“新生”,再度風靡大街小巷。目前,全國共享單車企業累計投放超過3000萬輛,日均使用量達5000萬人次,有效滿足民眾“最后一公里”出行需求。

與“最后一公里”相映襯,小汽車出行讓人們的生活更有味兒。本世紀初,小汽車“開”進了更多尋常百姓的視野。隨著交通網的便捷和生活水平的提高,人們購買汽車的積極性空前高漲。公安部的數據顯示,我國私家車保有量從2003年的不足600萬輛,增長到2017年的1.7億輛。

與此同時,全國也在大力發展公共交通,優化公交線網、開辟公交專用道、建設軌道交通,倡導公共交通綠色出行。安徽蚌埠公交集團駕駛員楊苗苗記得,上世紀90年代的蚌埠只有十幾條公交線路,而現在達到65條,公交車輛也增加至1700多輛。“我們還開通了‘微公交\’,行走在大街小巷,能夠把乘客送到家門口。”楊苗苗說。

在大城市遇到堵車,還有便捷、準時的地鐵供人們選擇。改革開放前,我國僅北京有1條地鐵線路,到2017年年底,已有34個城市開通了165條城市軌道交通線路,運營里程達到5033公里,其中地鐵線路里程3884公里。目前,我國城市軌道交通運營里程和在建里程均居世界第一。

個性化、多樣化的出行需求升級,帶來了網約車服務。隨著深化出租汽車行業改革意見、第一部網約車管理規章、第一部共享單車管理規章相繼出臺,中國人的出行方式也迎來了新技術、新制度造就的新改善。

從深山孤島到聯網脈動——

“四好農村路”改變鄉村出行格局

農村出行老大難,是很多人共同的記憶。1978年,全國尚有1個縣、4000多個鄉鎮(公社)、近20萬個建制村不通公路。

“‘晴天一身灰、雨天一身泥\’,電影隊下不了鄉,救護車進不了村。有些山區水利資源豐富,要建小型水電站,設備運不進,嚴重影響經濟社會發展。”原交通部副部長王展意回憶。

“要想富,先修路。”隨著改革開放的深入推進,我國公路網飛速發展。建好、管好、護好、運營好農村公路,也讓廣大農村特別是貧困地區的群眾“進得來、出得去、行得通、走得暢”。

上世紀90年代,浙江省安吉縣溪龍鄉黃杜村的穿村鄉道寬度不足4米,路面破舊泥濘,茶葉采摘后如何運出去是茶農最擔心的問題。2003年,安吉縣交通運輸部門對穿村鄉道進行了改建。鄉道“搖身一變”,成了寬6米的雙車道公路。之后的15年里,安吉繼續大力建設基礎設施,以農村公路為紐帶,連通茶農、茶園、茶市,讓白茶走向全國。如今,正在建設中的申嘉湖高速公路也將橫貫黃杜村,連上了高速公路大動脈的黃杜村今后將邁入“鄉村振興”的高速時代。

筑好康莊大道,共圓小康夢想。類似黃杜村脫貧致富的精彩故事還有很多。“四好農村路”不僅便捷農村出行,還聯動區域經濟加速崛起,為村民打開了更加富足、幸福的大門。

在寧夏固原,馬鈴薯正搭乘中歐班列銷往中亞;在黑龍江,五常大米正通過公路成為越來越多老百姓餐桌上的美味;在山東、江蘇、浙江、福建等省,一條條“暢安舒美”的農村公路風景線,助力形成了一大批宜居、宜業、宜游的特色小鎮和美麗鄉村。

40年來,日益完善的農村路網,讓偏僻山村架起了與外界溝通的橋梁。截至去年年底,全國農村公路總里程達到400.93萬公里,99.39%的鄉鎮和98.35%的建制村通上了硬化路,99.12%的鄉鎮和95.85的建制村開通了客運線路。

從“站到站”到“門到門”——

“互聯網+”便捷交通漸成新趨勢

放下閨蜜的邀請電話,便立即上網買了去上海的高鐵票,北京市民程名飛對于這場“說走就走”的旅行很欣喜。在即將到來的中秋國慶假期,這類說走就走、全程隨性的出行還會有更多,從天上到地上到海上,去哪兒都變得越來越容易。

從出門前的預訂,到出行中的導航,再到出行后的網絡支付、體驗評價,近年來人們出行的各領域、各環節,正被互聯網滲透、改變、再造。

“第一次使用‘廣州鐵路\’APP,沒想到這么方便!再也不用拖著行李到處問人。”2015年2月4日,廣州南站入口處,旅客陳天浩使用“廣州鐵路”APP,查詢到廣州南開往武漢的G1006次列車已停在13站臺。

無論是乘坐火車、飛機、公交車出行還是自駕行駛在城市里,抑或行駛在高速公路上,群眾只需在手機上“點一點”,即可隨時隨地獲取交通工具動態信息以及城市路況、高速公路路況等信息。

站在“互聯網+”風口,“互聯網+”便捷交通漸入佳境,運輸服務領域眾創、眾包、眾扶、眾籌發展步伐加快,讓人們生活充滿現代范兒。

在北京、廣州、青島等城市,公交企業和互聯網企業根據居民需求,采用“一人一座、一站直達、同程共享”的服務模式,為處于相同區域、具有相同出行需求的群眾定制了通勤公交服務;在浙江,以互聯網為載體的駕駛員培訓改革試點如火如荼,試點地區駕校、教練隨便挑,上課、考試隨時約;河南、重慶等地通過網站、手機APP、微信等載體,提供道路狀況、交通引導、公共交通等多類實時信息,為群眾出行裝上了“智慧芯”;省域、跨省域客運聯網售票系統建設加快,越來越多的旅客可通過互聯網、手機APP、自助終端、代理網點等多種方式購買聯網地區車票……“門到門”的出行服務平臺在互聯網、大數據、云計算等信息化技術支撐下,變得不再遙遠。(金兌)

捷悦彩票 梨树县 | 奉贤区 | 株洲县 | 广德县 | 叙永县 | 寿阳县 | 台南县 | 天柱县 | 越西县 | 姜堰市 | 赤城县 | 剑阁县 | 太和县 | 综艺 | 天柱县 | 司法 | 日土县 | 北票市 | 丰城市 | 随州市 | 乌鲁木齐市 | 五河县 | 固镇县 | 界首市 | 永康市 | 滦南县 | 阳春市 | 彰武县 | 卢龙县 | 滨海县 | 鞍山市 | 墨竹工卡县 | 江津市 | 张家川 | 丰都县 | 大安市 | 饶阳县 | 依兰县 | 兴化市 | 和林格尔县 | 临湘市 | 罗定市 | 永福县 | 依兰县 | 三原县 | 巴东县 | 开化县 | 宜兰市 | 泗水县 | 报价 | 承德市 | 商洛市 | 新化县 | 宜川县 | 马公市 | 溧水县 | 普兰店市 | 诸城市 | 安岳县 | 眉山市 | 黄冈市 | 南汇区 | 会泽县 | 堆龙德庆县 | 惠水县 | 稷山县 | 芜湖市 | 合作市 | 长汀县 | 鄢陵县 | 民权县 | 新宁县 | 广昌县 | 上杭县 | 高阳县 | 海伦市 | 凤城市 | 洛隆县 | 麻栗坡县 | 南部县 | 如皋市 | 大邑县 | 浦江县 | 弥渡县 | 凤城市 | 龙州县 | 丹阳市 | 新邵县 | 灵寿县 | 玛纳斯县 | 宝丰县 | 扬州市 | 乌拉特后旗 | 涟水县 | 平昌县 | 洛宁县 | 蒙阴县 | 桓仁 | 柏乡县 | 大理市 | 乐业县 | 保定市 | 海盐县 | 余干县 | 盈江县 | 三亚市 | 潢川县 | 比如县 | 乌拉特中旗 | 嘉鱼县 | 太原市 | 广昌县 | 东平县 | 苍梧县 | 息烽县 | 县级市 | 八宿县 | 谷城县 | 兖州市 | 武穴市 | 兰州市 | 万宁市 | 静宁县 | 平山县 | 庄河市 | 通河县 | 辽阳市 | 松江区 | 明溪县 | 崇仁县 | 海门市 | 滨州市 | 乡宁县 | 昌江 | 嵊州市 | 龙江县 | 云南省 | 拉孜县 | 缙云县 | 专栏 | 喀喇沁旗 | 莱芜市 | 象州县 | 紫阳县 | 阿图什市 | 安塞县 | 阿克陶县 | 黄陵县 | 宜州市 | 卫辉市 | 新乐市 | 波密县 | 云安县 | 东阳市 | 德保县 | 泰州市 | 保山市 | 定襄县 | SHOW | 芮城县 | 和林格尔县 | 紫金县 | 高陵县 | 林西县 | 江阴市 | 安新县 | 武邑县 | 木兰县 | 米脂县 | 凤冈县 | 海门市 | 福建省 | 精河县 | 县级市 | 凌源市 | 陆河县 | 铁岭市 | 兴和县 | 修武县 | 安乡县 | 东方市 | 青海省 | 横山县 | 理塘县 | 沙坪坝区 | 炎陵县 | 平山县 | 雷山县 | 谷城县 | 万山特区 | 巴里 | 万荣县 | 班玛县 | 南京市 | 北安市 | 陆良县 | 霍州市 | 井陉县 | 松溪县 | 河东区 | 南投市 | 涪陵区 | 临邑县 | 阜宁县 | 房产 | 兰考县 | 陇西县 | 郴州市 | 富民县 | 昆明市 | 三原县 | 建平县 | 永安市 | 民县 | 奉化市 | 银川市 | 龙井市 | 成武县 | 娄烦县 | 于田县 | 微博 | 云和县 | 宽城 | 远安县 | 德令哈市 | 东台市 | 思茅市 | 桐庐县 | 蓝田县 | 阿勒泰市 | 泽州县 | 周宁县 | 桂阳县 | 宜黄县 | 衡东县 | 巧家县 | 乌兰县 | 连平县 | 通河县 | 苏尼特左旗 | 余干县 | 波密县 | 兴城市 | 仪征市 | 微山县 | 聊城市 | 宁武县 | 巍山 | 清镇市 | 宣恩县 | 洱源县 |